字节跳动AI掌门人生变:张一鸣亲自邀请的马维英,现在离任加入清华张亚勤团队

又一位AI大牛重返学界

金磊 白交 乾明 发自 凹非寺
量子位 报道 | 公众号 QbitAI

马维英,AI学术大牛、前MSRA常务副院长、字节跳动副总裁、AI实验室负责人……

距离加盟字节跳动3年之后,又辞职挂印而去,重返学术界。

字节跳动官方证实,马维英的离任,「因为个人兴趣」。

而马维英的下一站,将追随他在微软亚洲研究院的老领导张亚勤,前往清华大学,从事人才培养和科研相关的工作。

但与此同时,他还会继续担任字节跳动技术顾问

更早之前,从百度总裁高位上退休的张亚勤,已受聘清华,并负责牵头筹建“清华大学智能产业研究院(AIR)”。

谁是马维英?

2017年情人节那天,今日头条官宣马维英正式加盟,并担任AI实验室负责人。

这位微软亚洲研究院大牛,张一鸣导师正式从学界转向工业界。

1990年,马维英从台湾清华大学「电气工程系」毕业,前往美国完成他年少时的梦想——留学去读个博士回来。

1997年,在获得美国加州大学圣芭芭拉分校(UCSB)博士学位后,马维英加入硅谷惠普实验室。

而当时的主任研究员正是张宏江博士,而后者正是之后微软亚洲研发集团CTO和工程院院长。

在惠普实验室期间,张宏江非常赏识马维英,这样注定了之后他们在微软的缘分。

1999年初,张宏江国内发展机会大好,毅然决定加盟微软,与李开复一同打造微软亚洲研究院。

马维英当时因为个人原因有些犹豫,本想自己独立创业,但又想到李开复、张宏江等人创立的亚洲研究院也是一种创业,所以就在第二年,加入微软亚洲研究院。

加入微软的一开始,他就遇到了一个不小的难题——管理一个背景完全不同,领域完全不同的12人团队「杂牌军」。

马维英在接受采访时称,

开始时我并不知道如何调适自己。中国人传统观念是领导者必须比被领导者更强、更优秀,能够为下属提供价值,才可以赢得信服。但我很快发现,这样的思路在研究领域是不适合的。

于是,他结合多领域人才优势、开拓新方向,在互联网「搜索领域」突围。

在微软亚洲研究院期间,他负责信息检索、互联网搜索技术、移动信息浏览等方面的技术研究。许多研究成果都被应用到Windows Live图片搜索、移动搜索和学术搜索等服务中。

就这样,马维英开启了微软亚洲研究院长达17年的生涯,而且虽然MSRA是微软旗下研究院,但与高校氛围更接近,学术思路解决产业内外难题,是不折不扣的学术重镇。

这段生涯里,成就了马维英与更多人的江湖情缘。

他在字节做了什么?

在微软亚洲研究院,马维英是诸多后来名震江湖的AI大牛的“导师”。

在余凯、颜水成,何晓飞等AI大牛的MSRA“实习生”论文中,也常常能看到马维英的署名。

而张一鸣,也因为MSRA的短暂经历,与马维英初相识。

但后来挖角、以今日头条——尚未升级成字节跳动的高薪高位发出邀请,已是AlphaGo一飞冲天之后。

马维英在微软老友将门创始人高欣欣的论坛中“揭秘”过,张一鸣找到他,从8点聊到1点,用时4小时完整讲诉了今日头条的梦想和野心。

那时候的字节跳动,更外显的是推荐算法之下的信息分发,头牌产品是今日头条App。

但那次“挖角”聊天之后,马维英说今日头条正在做一件Google+Facebook的事情,真正把信息分发和社交结合起来,实现信息与信息、信息与人,人与人之间更高效地打通。

并且其中的技术关键,正是AI技术和算法。AI不仅会成为信息分发的核心,还会重塑创造,搭建闭环。

2017年的马维英说,AI对于今日头条接下来的发展,将会是“一股关键的力量”。

于是2017年2月14日,情人节,今日头条罕见官宣人事加盟,宣布马维英出任AI实验室负责人。

而且连点成线来看,张一鸣在2016年末力邀马维英加盟也别有深意,因为2016年9月,一款叫“抖音”的短视频App已经悄然上线。

相比今日头条的图文内容,视频内容从理解、分发都更需要AI技术的加持。正是AI的助力,加速了抖音的崛起和狂飙突进。

除了推荐算法和分发,抖音App中诸多新奇玩法:手势识别、肢体识别、变脸、换装,甚至美颜美体大长腿,都是AI实验室技术落地应用的结果。

在马维英加盟后,字节跳动AI实验室也实现了规模上进一步扩张,从最初个位数科学家配置,到如今已是百人规模团队。

然而即便如此,马维英看来也没能逃出“工业界搞研究”的学术人才之困。

当时加盟之时,张一鸣亲自出面,并且其后也是向张一鸣汇报。

但随着AI技术门槛不断降低,AI进入产业落地期,马维英的“老板”也有变化。

据36Kr消息,马维英离任前的汇报对象,已从张一鸣转向了张楠——前抖音负责人、现字节跳动中国CEO。

虽然这种变化,显性一面是字节跳动组织升级、架构调整的自然结果。

但另一维度来看,也是企业AI实验室、研究院普遍遭遇的挑战。

在AI“奇货可居”之时,相关人事和部门,自然深受倚重,不过随着技术进一步往前走,AI实验室终归免不了甘居幕后的命运。

而且纵观古今中外,企业内的实验室、研究院,一旦与产品和产出绑定很深,后期就需要承受内外挑战。

学术方向的研究,希望探索的最前沿的问题,并且不计成本,不济营收。

但工业和企业角度而言,成本和产出必须被严格审视。随着技术门槛进一步降低,企业内部的技术话语权,必然会回到工程派、产品负责人手中。

Facebook的LeCun经受了这样的挑战,百度的吴恩达经受了这样的挑战,腾讯的张潼和贾佳亚,也没能跳出这样的“周期律”。

而字节跳动,这样的事情似乎也在发生。

马维英离任,字节跳动AI Lab何去何从?

现在打开字节跳动AI Lab官网,马维英还在“人工智能实验室负责人”的位置上。

在总监位置上,还有九位成名已久的学术大牛,比如华为诺亚实验室前主任李航、NLP领域大牛李磊等等。

其中的一个细节是,并没有按照姓氏笔画排名,其中李航排在第一,加上他在学界的影响力,也有人猜测称:马维英离开后,是不是李航负责AI Lab?

但量子位得到最新消息:字节跳动AI Lab实验室属于Data部门,这次马维英离任之后,AI Lab下的各个组,直接对接Data部门。

业内人士告诉量子位,这直接意味着,AI Lab在字节跳动技术体系内的地位进一步下降。

据悉,Data部门是字节跳动的大数据中心,是公司核心部门之一,负责公司海内外所有产品线的推荐、搜索、广告、系统架构、大数据和开放平台等核心技术。

AI大牛纷纷重返学界

当然,马维英的履新之所以受关注,本质上还是AI大牛们从学术到工业界的适应难题。

马维英也只是众多「重返学术界」的AI大牛之一。

不久前,旷视科技南京负责人魏秀参,也「跳槽」重返到南京理工大学。

魏秀参是南京大学计算机系LAMDA实验室的博士生,毕业后便入职旷视科技。而这次的重返校园,在知乎上也引发了不小的热议。

对此,魏秀参给出的回复是:

因为家庭原因。

然而,在此次热议之下,却揭示了一个现象——AI大牛纷纷重返学术界

最早从吴恩达开始,后面李飞飞、张潼、张亚勤、贾佳亚等科学家不断离职,陆续离开工业界回归学术界。

背后的原因或许诸多,除了个人因素外,不少网友将这种现象与AI企业的发展相关联。

例如,知乎网友「霍华德」认为这背后的原因有2点。

首先是人工智能行业发展相关:

和前几年的大突破相比,进来人工智能行业发展有些瓶颈,企业短期看不到大突破的可能,科学家(纯研究岗)在企业内的地位下降,科学家也发现自己在企业内并不好发展。

其次,是与企业中科学家的工作模式相关:

中国企业相比欧美(如Facebook FAIR)更加急功近利,开始给科学家下放业务压力,让科学家干得很不爽。

做科研讲究idea新颖有创造性,工作neat,有更多精神层面的享受。做业务讲究多快好省,还要处理大量琐碎的脏东西,加班加点996,会让人很不爽。

但最后,他也认为「AI大牛重返学术界」的现象没有必要过分解读:

简单直接的原因就在于人工智能现在进入新阶段了,市场和企业更加追求算法落地。科学家们不适应这样的新阶段,回归自己更喜欢的学术界实属正常。

而从更加广阔的历史进程来看,AI技术正在告别高准入门槛阶段。

AlphaGo引爆AI复兴之后,AI大牛被工业界疯狂挖角、高新礼聘。

但现在,他们又正在纷纷重返学术界,为学术和工业都培育更多人才。

这或许也是一件好事。你说呢?

参考链接:

https://mp.weixin.qq.com/s/Fefc_H4c68qTlwywFaN1-ghttps://www.leiphone.com/news/201702/WCSo1v8HAeTJiPzl.htmlhttps://www.zhihu.com/question/404733616/answer/1318296843

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以任何形式转载及使用,违者必究。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