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诺贝尔医学奖颁给丙肝病毒发现者:英美三位科学家加冕,最年长者85岁,都曾获拉斯克奖

李嘉诚与有荣焉

杨净 郑集杨 发自 凹非寺
量子位&凤凰网科技 | 联合出品

疫情之年,2020诺贝尔生理学\医学奖,也比以往更受关注。

这一次,诺贝尔奖关注同样对全人类健康有严重威胁的病毒——丙型肝炎病毒

Harvey Alter(美国籍)、Michael Houghton(英国籍)和Charles Rice(美国籍)三位科学家共同加冕。

诺奖委员会称,他们揭示了慢性肝炎其余病例的病因,并使得血液检查成为可能,新的药物也拯救了数百万人的生命。这是有史以来的第一次,丙型肝炎病毒现在可以被治愈。

丙肝病毒如何被发现?

众所周知,肝炎主要有两种形式:

其一是由甲型肝炎病毒引起的急性疾病,该病毒通过被污染的水和食物传播。

另一种是有乙型肝炎病毒或丙型肝炎病毒引起的血源性肝炎。

这种血源性肝炎通常是一种慢性疾病,可能会发展为肝硬化和肝细胞癌。

而今年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奖颁给了丙型肝炎病毒的发现。

为了说清楚,我们先从肝炎(hepatitis)说起,这是希腊语中的“肝”和“炎症”一词的组合。

肝炎主要由病毒感染引起,但酗酒、环境毒素和自身免疫疾病等也是重要的原因。

二十世纪四十年代,人们发现主要有两种类型的传染性肝炎。

第一种成为甲型肝炎(hepatitis A),其通过被污染的水或食物传播,但对患者几乎没有长期影响。第二种类型主要通过血液和体液传播。

因为可以导致慢性疾病,并发展为肝硬化和肝癌,这种类型的肝炎威胁更严重。

这种类型的肝炎是隐性的,因为健康个体在感染之后,可能会经过许多年才会显现出严重的并发症。

血源性肝炎与高发病率和高死亡率相关,每年在全球范围内造成一百多万人死亡,从而使其成为与HIV感染和结核病相当的全球性健康问题。

在1960年代,Baruch Blumberg发现了一种由乙型肝炎病毒所引起的血源性肝炎。

这一发现促进了诊断测试和有效疫苗的发展。因此,Blumberg被授予1976年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奖。

尽管新发现了乙型肝炎病毒,对其进行的血液检查,但是令人担忧,仍有大量输血者由于未知的传染原而患上了慢性肝炎。

之后,Harvey Alter和他的同事研究表明,这些肝炎患者的血液可以将疾病传播给黑猩猩,这是人类之外唯一的易感宿主。

随后的研究还表明,未知的传染原具有病毒的特征。

Harvey Alter的方法研究以这种方式定义了一种新型的,独特形式的慢性病毒性肝炎。

这种神秘的疾病被称为“非甲、非乙”肝炎。

因此,鉴定新型的、由血液传播的病毒成为了当务之急。

尽管使用了所有传统的病毒搜寻技术,国际研究对于确认病毒的努力在10年内仍失败了。。

在1987年,在希龙制药公司工作的Michael Houghton进行了分离病毒遗传序列所需的艰巨工作。

霍顿和他的同事们利用一种新的「分子选殖技术」去确认未知生物体和发展诊断检测。

他们从感染黑猩猩血液中发现的核酸中提取了DNA片段。这些片段大部分来自黑猩猩本身的基因组,但研究人员预测,其中一些片段将会来自未知病毒。

假设从肝炎患者的血液中会存在针对病毒的抗体,研究人员使用患者血清来鉴定克隆的编码病毒蛋白的病毒DNA片段。经过全面搜索,发现了一个阳性克隆。

1988年Harvey Alter在非甲非乙肝炎的样本中验证了病毒的存在,确认有丙肝病毒。

这一发现有决定性的意义。

但是这个谜题的另一关键部分尚未解答:

单是病毒就能导致肝炎吗?

为了回答这个问题,科学家们必须研究克隆的病毒是否能够复制并导致疾病。

于是就有了今日另一位诺奖得主的发现。

华盛顿大学圣路易斯分校的Charles Rice和其他研究RNA病毒的小组注意到,在丙型肝炎病毒基因组末端有一个此前未被识别的区域,他们怀疑该区域可能对病毒复制很重要。

Charles Rice还在分离的病毒样本中观察到遗传变异,并推测其中一些可能会阻碍病毒复制。

通过基因工程,Charles Rice获得了丙型肝炎病毒的RNA变异,其中包括新定义的病毒基因组区域,不存在失活基因变异。

当这种RNA被注射到黑猩猩的肝脏时,在它们的血液中检测到了病毒,并观察到了与患有这种慢性疾病的人类相似的病理变化。

最终,该证据证明单单丙型肝炎病毒就可以导致不明原因的输血介导型肝炎病例。

所以如诺奖颁奖词所言:

在他们的工作之前,尽管甲型肝炎和乙型肝炎病毒的发现至关重要,但大多数血源性肝炎病例仍然无法解释。

丙型肝炎病毒的发现揭示了其余慢性肝炎病例的原因,并使验血和新药物成为可能,从而挽救了数百万人的生命。

三位获奖者介绍

第一位,Harvey J. Alter,哈维尔·阿尔特,1935年出生于美国纽约,今年85岁。

在罗切斯特大学获得医学学位之后,前往斯特朗纪念医院和西雅图大学医院接受内科医学培训。

目前,他正在美国马里兰州贝塞斯达市国立卫生研究院工作,在「临床中心输血医学系」担任高级研究员。

他曾在临床中心率先开展了一个项目,建立血液样本库,来发现输血相关肝炎的原因并降低风险。

因此,他成为了丙型肝炎的主要研究者。他的工作为制定献血者筛查计划提供了科学依据,使输血传播性感染的发病率降至接近,并因此在2000年,他获得了拉斯克临床医学研究奖。

2002年,他成为第一位当选美国国家科学院(NAS)的临床中心科学家,同年,他又当选为医学研究所的院士。

2013年,他获得了「小诺贝尔奖」之称的加拿大盖德纳国际奖。

现在, Alter教授专注于肝炎病毒以外的病原体,并继续研究丙型肝炎病毒感染的自然史和结果。

第二位,Michael Houghton ,迈克尔·霍顿。

他1977年从伦敦国王学院获得博士学位,目前是李嘉诚应用病毒学研究所所长,医学微生物学和免疫学系教授。该研究所由李嘉诚参与捐资并命名,此次获奖,无疑也是对李嘉诚善举无形的嘉奖。

他的实验室是第一个对D型肝炎病毒基因组和人类β-干扰素基因进行分子鉴定的实验室。

他和同事们在丙型肝炎方面的工作获得了许多奖项,包括美国的临床拉斯克奖和卡尔-兰德斯坦纳奖,德国的罗伯特-科赫奖和加拿大肝病协会的金奖。他是200多篇研究著作的作者。

这位教授跟上面Alter教授获奖者十分有缘。

2000年,他同样获得了拉斯克医学研究奖,并在2013年获得了加拿大盖德纳国际奖。

但不同的是,在第二次获奖时,他拒绝了。

我觉得,如果没有两位同事的加入,我接受这个奖项是不公平的。

因此,他成了史上首位拒绝这个奖项的科学家。

最后一位,Charles M. Rice ,查尔斯・赖斯,1952年出生于美国萨克拉曼多。

他于 1974 年毕业于加利福尼亚大学戴维斯分校,获得了生态学学士学位。

随后在1981 年,他从加州理工学院获得生物化学博士学位,在那里他从事 RNA 病毒的相关研究,并继续从事博士后研究。

随后在2001年至2018年期间,他一直是洛克菲勒大学丙型肝炎研究中心的科学与执行主任。

2015年,获得了罗伯特・科赫奖。

2016年,他也同样获得了拉斯克临床医学研究奖。

此外,赖斯还是美国科学促进会会士、美国国家科学院院士,2002年到2003年担任美国病毒学会主席。

One more thing

最后,作为今年率先颁出的诺贝尔奖,也有两个小变化。

第一,颁奖典礼。

由于新冠疫情在全球蔓延,诺贝尔基金会此前宣布,12 月不再举办一年一度的诺贝尔奖颁奖晚宴,颁奖典礼则改为线上。

第二,诺奖奖金增加了。

由于诺奖基金管理得当、资产管理和财务状况表现良好——诺贝尔基金会年投资回报率接近9%。

所以今年每项诺贝尔奖的奖金都将增加100万瑞典克朗(1美元约合9瑞典克朗),达到1000万瑞典克朗。

折合下来是112万美元,折合人民币则为762万元。最后还有一个小花絮,诺奖委员会按照惯例给获奖者打电话通知。

但尴尬的是,两位美国籍科学家都是“被叫醒”的。

「他们都很惊讶,没想到自己会得奖,他们绝对没有守在电话机前,因为我打了好几遍电话才有人接。」

 

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以任何形式转载及使用,违者必究。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