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从创始人周曦追忆导师黄煦涛:他是化繁为简的大师,对学生不求回报关怀细微

鱼羊 编辑整理
量子位 报道 | 公众号 QbitAI

编者按:本文是周曦博士,在得知恩师黄煦涛(Thoms Huang)教授逝世后,在悲痛中写下的追忆文字。

周曦博士是云从科技创始人兼CEO,在美国伊利诺伊大学厄巴纳-香槟分校(UIUC)读博期间,师从计算机视觉之父——黄煦涛教授,是黄教授的直系博士。

我的老师—追忆Tom

文 / 周曦

老师Tom走了,在师母Margaret 离开后的3个月。

坐在办公室里,回忆着过去的点点滴滴。

伉俪情深

60年的婚姻,60年如一日。Tom和Margaret 从来没有一天分开过,他们相扶相依,走过这平凡而又不平凡的一生。

Tom一生奉献给学术,从MIT到Purdue,再到UIUC。Margaret一直在Tom身后无微不至地照顾着他。有一次大家在实验室里感慨:我们这些学生,没有任何人的学术成就达到了Tom的十分之一。大家开玩笑说,关键区别就在于Margaret照顾得太好了。Tom在家从没洗过一次碗,也没倒过一次垃圾。而我们的idea,常常是在洗碗的时候被水冲走、在倒垃圾的时候不幸倒掉了的。

UIUC的冬天特别冷,有一次下着大雪,我从实验室出来,准备去停车场开车,正好看到Margaret开着车在楼门口等Tom。我相信她一定是怕Tom去停车场太远特意来等他的。我看到Tom打开了副驾驶座的车门,却没有坐进去,而是绕到驾驶座,打开车门,有些颤巍巍地扶着Margaret下车,把她送到副驾驶座坐好,帮她系好安全带,轻轻地合上车门,再慢慢回到驾驶座去开车。10年过去了,这个画面在我的脑海里就像昨天一样清晰,这是我能想到伴侣之间最朴实无华的爱情。

图源:院士春秋

Tom这辈子无论到任何地方出差,Margaret总是陪伴在他的身边。2013年,我在中科院的研究中心建设得初具规模,他很高兴,计划好和Margaret一起来重庆看我们。Margaret小时候在重庆生活过,我们还兴致勃勃地找到了Margaret从前呆过的地方,准备到时候去看看。遗憾的是,临到快成行的时候,Tom告诉我,Margaret的身体出了点小状况,暂时不能出差。

没想到,从此他再也没有出过差了。我知道,他是在用这后10年的时间,悉心照顾和陪伴着Margaret,一如她前50年对他的爱。我知道,正是这份爱,一直支持着他坚持到最后,先送走了Margaret,再去天堂和她继续相伴。

化繁为简

Tom总能够化繁为简,能把人世间看似复杂的问题,一步一步地拆解开来,那么地云淡风轻。每个人和他相处都觉得如沐春风,我想这是能力、境界和爱心的完美结合。

2006年大年初一的清晨,一打开电脑就收到了最好的新年礼物——Tom给我的第一封邮件。内容简单朴实,告诉我UIUC offer我一个Research Assistant的机会,问我愿不愿去。后来我才知道,Ming Liu师兄打印好我的简历并向Tom推荐我之后,Tom用邮件问了我在微软研究院的导师Frank Soong:“How is Xi Zhou?”,Frank也同样简洁地回复:“Very Good”,然后他就给我发了Offer。我就这么神奇地加入了Tom的实验室,就因为这两位化繁为简的大师。

在实验室里,Tom经常告诉我们再复杂的算法也是用来解决问题的,如果描述不清楚,那就是不理解算法的本质。每当我们陷入算法细节争论的时候,他就会让我们讲一讲这个算法回归到图像处理的基础步骤,首先输入一张图,然后一步一步在上面操作。我理解这种对于复杂算法的抽丝剥茧,同样适用于解决生活中的各种难题,至今都一直影响着我。

Tom很自信,也很幽默,常能和现实环境完美融合。2007年,Tom带着我们去Washington D.C做重大科研专项中期汇报。由于前面的人演讲超时,而我又是第一次代表实验室做汇报,心里一直在打鼓,觉得的时间不够不好把握。我刚讲了一页,Tom就站起来说:今天时间不早了,让我来Speed Up一下。他就用那么几句话把我的报告重点给讲清楚了,然后就让我翻翻翻,一直翻到材料的最后一页对我说,你接着报告吧。就这样,在台下的一片欢笑中我快速而又成功地完成了演讲。我想,科学就应该是这么简单而直接吧。

爱在学生

Tom一直淡泊名利,云淡风轻,从不争什么,也无所求。他的办公室还不到9平米,两张书桌上摞满了论文资料,几乎要把他湮没,这世界于他,好像就只有这方丈天地。

他平时不太爱“管”我们,几乎是无为而治,就像一位大家长,就这么不加干涉地微笑着,看着一批批的孩子在这个友爱的大家庭里,互助互爱,合作成长。Tom和Margaret经常召集我们一起聚餐,只要有人回UIUC,他们一定要请大家聚会,一大家子齐聚一堂,其乐融融。Tom就像是爸爸,特别叮嘱大家的学术发展,而Margaret就像是妈妈,关照着每个人的生活日常。他一直说,希望自己死在讲台上。就在他离开我们的时候,实验室里还有10多位学生。现在回头想想,他们是在用自己的生命和关爱,在这高高的纸堆里,为我们修建了一个修行的场所,带领着我们各自领悟,一起修行。

2011年,在我计划回国创业的时候,Tom帮我联系了国内的一众大佬,一份一份地发邮件,并带我去拜访,给了我许多实质上的帮助。云从科技成立后,他也一直在支持着我,作为公司首席科学家,却不求任何回报。我曾经问过他:如果公司发展好了,我能为他做点什么?他说他什么也不需要,只要我能帮助更多的学生,给他们Research Assistant机会去UIUC留学。我在公司网站的首页写上“源于计算机视觉之父”这简单的9个字,以聊谢师恩!

佛放无限光,众生凭缘受。桃李自成蹊,甘做摆渡人。

谢谢Tom!愿你和Margaret 在天堂相伴相随!

—  —
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以任何形式转载及使用,违者必究。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