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众CEO休假期间被突然解雇:知名马斯克吹,大搞智能化转型,一度被调侃特斯拉卧底

铁腕改革派CEO走人,在智能化转型最关键的时候

贾浩楠 发自 副驾寺智能车参考 | 公众号 AI4Auto

大众清理门户,内部最大特斯拉卧底,突然被驱逐。

现任CEO赫伯特·迪斯,官方确认8月底卷铺盖走人。

之所以突然,是因为大众宣布他离职前2小时,迪斯还在领英上发文宣布休假,丝毫没提离职一事,甚至还展望了下半年工作。

何谓“驱逐、清理”?因为此时距离迪斯合同期满还有3年时间,但大众即使违约也要他现在就下课,多一天都不行。

知名老“特吹”赫伯特·迪斯,以特斯拉为榜样,任内激进推动大众向新能源、智能化转型,成绩斐然,但也得罪了沃尔夫斯堡“既得利益”集团。

这位“特斯拉卧底”,在挺过了数次解职危机后,在休假期间,被“突然政变”赶下台。

迪斯其人

迪斯何许人也?

今年全球新能源汽车销量的排名,紧随特斯拉身后排第二的,就是大众汽车。

这一点不免令人吃惊,因为一年前,大众的新能源还是不见经传。

而这一切,没有他就不会发生。

赫伯特·迪斯,1958年10月24日出生于慕尼黑,1987年获慕尼黑工业大学博士学位。

1989年-1996年,迪斯就职于博世,走技术总监路线,一直做到工厂负责人。

1996年,迪斯加入宝马公司,依然就职工厂主管。2007年开始,他进入宝马管理层,负责采购、供应链。

自2015年7月1日起,迪斯进入大众,开始了对这个汽车工业巨头大刀阔斧的改革。

迪斯推崇马斯克对科技、AI的理念,同样也欣赏特斯拉工厂超高的生产管理效率。

公共场合中从不吝啬对马斯克、特斯拉的赞美之词,除了自己常与马斯克直接交流,还请马斯克当面给大众管理层授课。

我很钦佩特斯拉所做的一切,这对我们也很有帮助,因为它真的在推动汽车行业的电气化。特斯拉的车很好,我喜欢开它们。

我非常喜欢马斯克,祝他一切顺利。特斯拉现在接近盈利,可能最大的挑战是车型类别的扩张,因为投资规模太大了。

所以迪斯也赢得了车圈老“特吹”、马斯克头号迷弟的title。

甚至迪斯的言论,曾引发过大众要和特斯拉合并的谣言。

这也是迪斯被认为是“特斯拉卧底”的原因。

任职大众CEO 7年,迪斯最大的功绩,就是促成了大众向智能电动转型迈出了第一步。

2016年,迪斯领导的大众发布“TOGETHER–Strategy 2025”战略,明确提出了在2025年之前要推出30款电动车,同时提到的零部件业务调整、加大技术投资等举措也都涉及到了电动化的内容。

毫无疑问,这是迪斯为大众十年转型关键期制定的基本路线,也是大众重振旗鼓的核心力量。

这个战略下,迪斯截止目前的成绩可以分为两个部分来看。

首先是2019年推出的纯电MEB平台

这也是目前大众重要的ID系列,以及保时捷纯电Taycan、奥迪纯电e-tron系列的根基。

而彻底从0研发的纯电平台,也让大众ID系列与宝马奔驰油改电相比具有代差优势,在市场上一鸣惊人。

欧洲市场,大众ID系列刚刚超越特斯拉,成为新能源销冠;而在竞争激烈的中国市场,ID系列月销也能上万。

毫无疑问,正是因为迪斯推进的改革举措,大众才能迅速拿出真正有竞争力的新能源汽车。

而在软件层面,迪斯重整了原先大众的软件研发部门,成立CARIAD,专门负责智能电动车的电子电气化架构,以及自动驾驶、智能座舱的研发。

而且迪斯将CARIAD提到和整车、底盘等等部门同等的级别,由他本人亲自负责。

CARIAD做到哪一步,至少能从国外ID系列OTA能力看出来。

大众电动车OTA的智能驾驶能力,尽管和特斯拉小鹏这样主打智能的车企还有差距,不过几乎已经追平了理想蔚来现阶段水平。

而在OTA的频率上,大众现在已经能做到“月更”,甚至特斯拉的版本更新,也没有这么快。

尽管大众ID系列在智能化体验上还不如特斯拉、新势力,但是放眼全球传统汽车工业转型,大众无疑是领跑。

但不为人知的是,迪斯为大众今天这一步的成绩,付出了艰苦卓绝的努力和斗争。

而在持续几年的拉扯争夺后,迪斯最终败下阵来。

大众CEO,被德国工人阶级抛弃

其实,大众CEO一开始并不是迪斯青睐的职位。

迪斯在宝马任职17年,从基层技术骨干,一路升任宝马集团高层管理。

这其中,他负责过技术,管过工厂,掌管过宝马摩托车业务,后期又承担整个宝马集团的供应链和技术研发工作。

2014年,迪斯成了宝马CEO的热门人选。

其实在那时,迪斯就已经是电动化智能化的坚定支持者。

但后来的故事大家都知道,迪斯在宝马CEO的竞争中败阵,科鲁格(Harald Kruger)拿下了宝马的帅位。

有分析称,因为迪斯「成本杀手」的特质,才导致了他的失败。

迪斯曾用短短一年的时间完成了宝马制定的 50 亿欧元成本削减的目标,这样的举措得罪了宝马集团工会,让他失去了董事会多数的支持。

迪斯如今在大众的“失败”,可能也是因为同样的原因。

迪斯曾宣布在全球范围内裁员3万人,其中德国就有2.3万,裁员虽然帮大众省了37亿欧元的开支,但也引发了大众汽车工会的强烈反制。

迪斯自己也非常清楚,大刀阔斧的变革已经触动了“沃尔夫斯堡的利益”。

2020年6月,当迪斯提出续约申请时,大众ID.3和高尔夫8的软件问题开始频出,当时迪斯在内部会议中表示,新车存在软件缺陷的机密信息,是大众监事会成员泄露的。

此举也彻底激怒了大众的掌权者,监事会风波则直接导致迪斯被免去大众汽车CEO一职,续约集团CEO一事也被驳回。

一年后,也就是2021年7月,经过斗争和妥协,迪斯获得一份合同延期书,将CEO任期由2023年延至2025年10月。

但是,迪斯也失去了对大众汽车的决断权,全权负责的只剩下软件部门。

至此,迪斯和大众工会之间,几乎已经到了势不两立的地步。

但迪斯的妥协也并没有换来高层的认可。

据路透社报道,迪斯离职的真实情况其实是被“赶走的”。

无论是拥有大众监事会一半投票权的工会组织,还是整个大众集团背后实际掌控者皮耶希家族,都明确要迪斯走人。

对于迪斯的离职,大众在官方层面的态度是“感谢他的贡献,并强调了他在转型中的关键作用”。

但路透社也从某大众高层那里获得这样的评价:

迪斯是不可救药的。他的确极大地改变了大众汽车,并且是向更好的方向。但他的沟通很糟糕。

继任者是谁?

保时捷CEO奥利弗·布鲁姆

奥利弗·布鲁姆是大众董事会和皮耶希家族都认可的“根正苗红”的接班人。

现年56岁,职业生涯从奥迪的实习生开始,一路干到大众生产总监,2009年调任保时捷,2013年成为保时捷CEO。

他也被认为是大众集团早就在悉心培养的接班人,在迪斯此前的几次“下课”风波中都是继任者中呼声最高的那位。

从现阶段看来,奥利弗·布鲁姆最大的优势在于各方的信任,保时捷和皮耶希家族就在第一时间力挺了这位新CEO,在最新的一份声明中他们这样表述道:“享有我们的特别信任”。

对于未来,布鲁姆没有作具体展望,他只是说:“我的重点将放在客户、品牌和产品上……对我来说,人的因素总是最重要的。团队精神、公平和热情是成功的关键。”

但投资者对这位新CEO,并不认可。

因为布鲁姆同时兼任保时捷CEO,目前最紧要的工作是推动保时捷品牌的独立IPO,所以有分析认为布鲁姆兼职身份会让“大众糟糕的治理情况变得更糟”。

而硅谷VC Evangelos Simoudis 则说:

迪斯的工作风格不可避免造成了一定的摩擦,但他对汽车工业转型有更广阔的视野。

而奥利弗·布鲁姆上位,则是又一个传统汽车人归来。

被“清理门户”的迪斯,他在大众的功绩,可以有个定论了:

迪斯打造了一个全新的大众,为大众注入了“智能纯电”的灵魂,但是也仅仅是个开始。

而迪斯离开大众后的去处,外界猜测最多的,就是特斯拉。

因为早在2015年迪斯离开宝马时,马斯克就已经邀请过迪斯出任特斯拉CEO。

对了,国内蔚来汽车,也第一时间向迪斯发出邀请:

One more thing

迪斯当年竞争宝马CEO落败,而有趣的是,胜出的科鲁格其实也是电动化支持者。

不过他上台后,宝马在电动化领域的尝试却没那么积极。

虽然 i3 和 i8 两个电动化项目开始很早,但因为董事会高层的决心没那么大,依然守着燃油车的利润,导致这两个车型产销量以及产品竞争力都不够看,低调停产。

这两款车,也成了传统车企电动化探索的失败案例和余音渐灭的回响。

如今的宝马,又走回到了油改电的老路。i3、i4、i7等等推向市场勉强“表个态”,主打的仍是燃油车。

颇有在新能源智能化浪潮中“躺平开摆”的架势。

拒绝了迪斯的宝马,最终把转型写成了一个“起大早赶晚集”的故事。

同样是拒绝了迪斯的大众,也会成为下一个令人惋惜的车圈“伤仲永”吗?

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以任何形式转载及使用,违者必究。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