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彦宏把信心传递到每个人,百度再难不会难研发

冬寒方知松柏劲

LG 思邈 发自 副驾寺

智能车参考 | 公众号 AI4Auto

大环境都很难,百度日子也不算好过。

在刚刚出炉的2022年第二季度财报中,百度总营收、核心业务营收,同比都在降。

但百度的经营依然算得上稳健。净利润同比涨了3%,环比大幅涨了43%,超出了市场预期。

更关键的是,在任正非都公开明确要把“寒气传递到每个人”的紧日子里,在华为都开始要求减少科研预算的时候……李彦宏再次强调对技术信仰的坚持,对技术研发投入的不动摇,照旧会是压强式、马拉松式地研发投入,越是困难时期,越要有理性的信心。他要把信心传导到每个人。

李彦宏相信,中国数字化和智能化转型中的巨大机会,百度会在其中提供独一无二的价值。

而且风起浮萍之末,百度最新财报中的一系列AI业务进展,也都在提供直观依据。

百度最新AI业务进展

最亮眼的是自动驾驶

李彦宏在内部信中将之称为“正在构建革命性商业模式”

其中Apollo Go,自动驾驶出租车业务,在第二季度提供了287000次乘车,截至7月20日,就已经完成了100万次的乘车纪录突破。

该项数据在全球范围内都属于领先,而且是遥遥领先。

百度已经是全球最大的自动驾驶出租车服务提供商

目前百度在超过10个城市落地了自动驾驶出租车服务,覆盖了中国所有一线城市,并且在北京、武汉和重庆都实现了全无人驾驶出租车商用运营。

配合落地进展的最新杀手锏是Apollo RT6,百度第六代量产无人车,把无人车的成本带到了历史性的25万元人民币。

并且展现出可以取消方向盘、刹车踏板的面向未来的正向设计。

Apollo RT6的推出,实际也到了百度自动驾驶在Robotaxi这条路线上的摊牌时刻

按照百度之前的规划,以如此成本的车来部署,达到百城、上万辆规模的Robotaxi车队,应该不再是难事。

而这种部署不光会带来订单数上的指数级增长,也会带来L4级自动驾驶数据迭代的闭环,尤其还是中国场景的复杂路况下。

之所以是“摊牌时刻”,正是大规模落地带来大规模数据,大规模数据帮助技术模型实现更大规模迭代跃迁,循环往复,百度自动驾驶的技术车轮,真正实现飞轮式跨越。

接下来真正能称得上百度自动驾驶对手的,或许只有马斯克治下的特斯拉。

而Robotaxi路线的推进,实际也会对自动驾驶的商用变现提供最强辅助

李彦宏早已明确,自动驾驶的商业化路径有三大方面:

  • Robotaxi
  • 智能量产车
  • 智能交通

在量产车路线上,百度一手用集度造车打造样板间,另一手则提供智驾方案给车厂合作方。

在这次财报会议上,百度也首次对外披露了智驾合同数据,截至第二季度,百度在车厂合作合同金额方面,已经达到了103亿元,合作方包括比亚迪和东风等大厂。

并且接下来,包括座舱车载交互系统、高速和开放路况下的ANP领航辅助驾驶系统、AVP自主泊车系统和HD Map高清地图,都会以产品形式展开落地商用。

李彦宏则再次剧透爆料了集度首款量产车的细节。

集度首款量产车Robo-01,第一批很快就会下线,今年下半年就会接受下单和展开交付。

集度Robo-01会搭载ANP 3.0系统,李彦宏称之为百度最先进的智驾解决方案,可以完成P档到P档的端到端自动驾驶,标配自主泊车,以及通过语音互动就能从车内和车外控制车辆。

第一款车之外,集度第二款车,今年年底发布,2023年开始接受订单,2024年开始交付。

李彦宏强调,集度造车所体现的百度智能驾驶战略,就是将部分L4级自动驾驶技术应用于辅助驾驶功能之中,满足车厂智能驾驶功能方面的需求。

即业内常说的降维释放

百度自动驾驶第三大商业化引擎智能交通,主要是通过ACE方案的落地输出。

在该季度财报中,百度披露ACE智能交通方案触达的城市,已经达到了51个,相比去年20个又翻了一番…

而之前也介绍过,这些城市级订单的统计标准,是按照单个千万级以上合同金额来算的。

实际上,自动驾驶方面的车路订单,也体现在百度智能云的增长上,所谓协同,正在发生。

在该季度,百度智能云的营收同比增长31%,环比增长10%,在IDC的公有云最新排名中,名列AI云供应商榜首

在分析师会议上,轮岗负责智能云的百度高级副总裁沈抖也披露,智能交通已经成为百度智能云业务的最大增长变量之一。

在智能交通、车路协同和自动驾驶的城市级落地中,车路云一体化的趋势已经越来越明显,而百度云的优势也在此展现,如果谈论云服务,百度或许称不上头号玩家,但如果谈论AI和智能化技术,百度则当仁不让。

沈抖还表示,百度智能云在第二季度,来自制造业,能源行业,公用事业和公共领域的云业务总营收近乎翻倍。

百度CFO罗戎则补充,云业务在第二季度持续实现了正利润率。

而来自智能云营收的增涨,毫无疑问也是百度在众生皆难的第二季度,能够实现营业利润率提升、利润同比增长的关键原因。

转型中的百度财绩

百度正在穿越周期,第二季度的财报再次强化了这一点。

穿越的还是一个从互联网商业时代向硬科技创新突破的周期。

战略转型,加之疫情带来的影响,百度呈现出这样的财报财绩表现:

首先,总营收为296亿元(约合44.3亿美元),与上年同期相比下滑5%。

其中过去互联网商业时代的主营收入业务——网络营销收入,171亿元(约合25.5亿美元),同比下滑10%。

可以预见,百度这波战略转型,还未到动能引擎更换的时刻,所以大环境如此,网络营销,即互联网广告带来的收入,稳中微涨就算是胜利。

其次,百度第二季度净利润36.37亿元,同比增长723.84%。

核心亮点在于利润率水平的提升,包括智能云在内的营收变现,正在来到规模化增长轨道。

更关键的是,百度净利润的增长,没有采取节流——砍研发、省成本的方式

2022年第二季度,百度研发支出为62.92亿元(约合9.39亿美元),与上年同期相比基本持平。

百度在研发投入的节奏上,目前基本已经稳定在20%的营收占比。

无论是数额上,还是比例上,都维持着相当高的比例。

当然,这还不是全部。

或许是担心外部环境的影响,或许也是把信心传导到每一个人。

就在财报发布后,李彦宏以全员信的形式再次明确:

大环境再难,挑战再大,对于技术研发投入的信心不会变,对持续技术投入实现独一无二价值的信念不会变。

对于研发投入,依然会是压强式、马拉松式的。

这种对于技术创新、技术变革、技术改变世界的坚持,也是这几年百度这几年令人感慨的地方。

过去互联网商业化时代的问题或许无法回避,但百度所代表的中国硬科技创新精神,同样瞩目得绕不开。

冬寒方知松柏劲。

一家公司处于转型、逆风的时候,展现的本色,才是真底色。

百度这家公司吧,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评价,但百度这家公司聚集的工程师、源流出的创新创业生态,确实中国独一份,代表着技术的领先性。

归根结底,这也跟掌舵者的底色有关。

高中时期的李彦宏、大学时期的李彦宏,硅谷工程师时期的李彦宏,就是最典型不过的理工男——只不过聪明一些,帅也明显一些。

所以只要李彦宏在位掌舵,或许就不用担心这家公司在技术创新上的坚定性,也不用担心百度在技术创新周期里的未来潜力。

如果说搜索引擎是百度碗里的,那锅里的智能云,地里的自动驾驶,以及已经来到产业视野的量子计算,每一个都是足够颠覆现有商业模式的技术变革,每一个的想象力都超越了当前百度本身。

再难不会难研发,还发生在此时此刻的百度,够孤勇,够自信。

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以任何形式转载及使用,违者必究。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