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斯拉“天下皆贼”:小鹏汽车、Zoox都伙同前员工偷我的机密文件,法庭见

马一龙:你,你,你,你们都是贼

特斯拉把小鹏汽车和Zoox告了。

就在本周三,特斯拉把小鹏汽车和自动驾驶创业公司Zoox告到了位于圣何塞的加州北区联邦地区法院,指控这两家公司伙同从特斯拉跳槽过去的前员工盗窃商业机密,前者盗窃的是Autopilot的代码,后者盗窃的是特斯拉仓储物流和库存控制信息

尤其是对小鹏汽车的指控,戏码和此前的苹果张晓浪案如出一辙:

员工跳槽,带走商业机密。

都是自动驾驶行业,都是窃取技术,员工的下家都是小鹏汽车,甚至连选择的法院都是同一家。

被告偷代码的曹光植

被指控偷走Autopilot代码的是前特斯拉员工曹光植。在特斯拉,只有40人有权访问Autopilot源代码,曹光植就是其中之一。

在特斯拉的指控中,曹光植“突然”宣布他将于1月3日离职,后来发现原来他已经在小鹏汽车找到了新工作。

特斯拉指控从去年开始,曹光植就向自己的iCloud账户上传“特斯拉Autopilot相关的源代码完整副本”,总共复制了超过30万个与Autopilot相关的文件和目录。

而在拿到小鹏汽车的offer后,曹光植从自己的工作电脑上删除了12万个文件,并且退出了自己的iCloud账户,之后“反复登录特斯拉安全网络”来清除自己在公司最后一个工作日之前的浏览器历史记录。

此外,特斯拉还指控曹光植2月份把另一位Autopilot团队的成员挖去了小鹏汽车。

特斯拉的律师写到,如果不立即采取法律措施,曹光植和他的新东家小鹏汽车将继续不受限制的使用特斯拉花了超过5年的时间和好几亿美元投资开发出来的技术,而曹光植和小鹏本无权使用。

领英信息显示,曹光植博士毕业于普渡大学,加入特斯拉前曾在GE健康和苹果就职,2017年4月加入特斯拉,担任Autopilot系统的计算机视觉科学家,今年1月离开特斯拉加入了小鹏汽车,任职感知团队负责人。

随后,小鹏汽车官方回应,没有发现特斯拉声称的违规行为,特斯拉的描述不符合事实:

近日,特斯拉针对其前员工、视觉科学家、现小鹏汽车员工曹光植先生提起民事诉讼,有媒体报道将此事与小鹏汽车联系起来,为此小鹏汽车发表声明如下:

1、在曹光植先生入职前后,小鹏汽车都没有发现存在特斯拉所声称的任何可能违规行为。目前,小鹏汽车已针对此事启动进一步调查。

2、我们高度关注此事,感谢大家的关注和理解。少数有关媒体报道以及特斯拉在本案中所作出的与小鹏汽车有关的描述及猜测不符合事实。

3、小鹏汽车是中国领先的新造车企业之一,在自动驾驶等多领域进行独立自主研发。我们坚信,无端指责不会压制创新,小鹏汽车将继续引入多领域高科技人才,积极面对全球智能汽车的竞争浪潮。

“好东西”悄悄送给Zoox?

特斯拉发起的另一起诉讼,被告是自动驾驶公司Zoox和从特斯拉跳槽去Zoox的四名前员工Scott Turner、Sydney Cooper、Christian Dement、Craigh Emigh。

特斯拉称,这四名员工偷走了特斯拉内部的“WRAP”系统相关信息,这个系统是特斯拉为管理生产、仓储、库存、配送和运输而建立的软件平台,在律师的描述中,“这些材料和知识是特斯拉花了很多年、很高的费用开发出来的”。

四名前员工中,前特斯拉配送中心经理Scott Turner将有关公司收货和库存流程的机密文件和“特斯拉中央仓库的内部原理图和物理布局的线稿”发到了自己的私人邮箱,当晚还给自己的邮箱发了其他的文件,并且邮件正文说:“哦,伙计,花了这么多时间和精力,爱上它的每一秒吧。”

Turner跳槽到了Zoox之后,还把前同事Cooper和Dement也挖了过去,还给新公司提供了“至少其他四名特斯拉员工的名字”,以及这些人在特斯拉的薪酬结构。

另外,被同事带过去的特斯拉前仓库主管Dement也给自己的邮箱发了四份机密文件,而Dement在离职特斯拉之前已经向Turner和Zoox发送了机密文件。

而被告中的第四个人,Emigh,则是在加入Zoox之后,将一份被打上Zoox公司logo的特斯拉文件发给了前面提到的那位Cooper,而且这份文件上的原始版本标志依然存在,并没有被抹掉。

可是,他在写收件人地址的时候一不小心用了Cooper之间在特斯拉的工作邮箱,因此,特斯拉认为,这毫无疑问的说明被告正在使用他们偷来的特斯拉信息。

Zoox拒绝对此发表评论。

垫底的特斯拉

如果特斯拉的描述属实,那看来特斯拉内部的不少信息具有相当高的价值了。

而在Navigant Research(NR)本月发布的自动驾驶排行榜中,20家公司里,特斯拉、苹果和Voyage Auto三家被排在了垫底的第三梯队。

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以任何形式转载及使用,违者必究。

相关阅读